创业不是创业本身这件事,创业是自己所有经历的叠加

品牌Top Drawer自从在伦敦成立至今有大半年的光景了,目前品牌的风格基调及基础产品线已经稳定。成立至今,也做了几个成功的案例了,进程属于比较顺利的。

在我看来,创业不是创业本身这件事,创业是自己所有经历的叠加。

我认为,获取到的信息和所有经历的叠加会指导我们的思维。思维有时候也是需要打开窗户释放的,有的窗户打开了,我们突然有了想逃离学业工作的繁复,订个机票去海边度假的念头;有的窗户打开了,我们突然有了想存钱的冲动;有的窗户打开了,会许我们就是纯粹想吃甜品了…… 而做品牌Top Drawer,也好似很偶然地,内心的某扇窗户被打开了,突然就想做一个美学的传播者,以艺术品为载体传播到消费者的面前,美化消费者的生活空间。就像品牌Slogan说得那样:艺术赋予我们看世界的能力。就想赋予这个世界更多有关美和艺术的能量,与消费者一起,探索与拓宽这个世界精神领域的维度。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确实与自己的经历有关。

经历一:“辍业”求学

我是国内大学毕业之后,在南京工作过两年 。那时候,有工作,有朋友圈填满自己的业余生活,并偶尔在培训班、健身房上上课,对自己的人生及生活怀着一颗简单的知足的心情。但是简单的心情下,也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情。因为英语底子比较扎实的原因,那时候陆陆续续会有人主动找我上英语补习课,所以英语一直没有丢掉。一次机缘巧合,尝试申请国外大学,因为雅思分数比较理想,很容易拿到了几个不错的offer。于是狠狠心, 空降到一个陌生的国度,与一群年龄比我小一些的同学为伍,开始在伦敦求学之路。周朋友都已经开始安家落户,我却在英国从零开始。接下来自己的社会角色必须很快地转换,要重新在一个陌生的国度,与年龄小一些的弟弟妹妹们为伍,谦虚地回炉重造。求学的过程中,伦敦艺术大学对自己的思维习惯有很大程度的塑造。我学的专业是时尚行业战略化管理,学校安排的课程比较类似工作上的项目,对自己思维和做事的条理性有很大地帮助。每学期都要做若干个project,每个学生都是自己一个人包办信息调研、决策和实施。如果说做开头的几个project是属于懵懂的状态,那连续四年,每学期平均2个项目,每年3个学期,到毕业的时候经历了20多个项目之后,也差不多是项目流水线的产物了 。所以,创业的时候,总算不算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创业小白了。至少在项目管理能力与规划时间方面还是有一些历练了。这保证自己在创业初期可以胜任公司一些推广及合作案例。如果条件允许,接受系统的教育还是有必要的,虽然有很多辍学之后同样可以成就自己的例子,但是毕竟一般人没有像乔布斯、比尔盖茨、马克扎克伯他们的超高智商,而且创业是要栽一些跟斗,是要付学费的,在学校锻炼可以低成本地获取一些经验及教训。

经历二:欧洲的经历

欧洲的艺术氛围很醉人,艺术成为普通百姓生活的一部分。留学的这四年,业余时间,约饭约展是每周的常态;只要是旅游,我就在欧洲刷博物馆、美术馆。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欧洲艺术史的我,在这个过程中,居然艺术史的大概时间框架,及一些基本艺术知识,在脑海中梳理了一遍,激发了艺术方面的兴趣,成为了一个自学的艺术学者。渐渐地,自己热衷于参与一些当代展览的策划与实践,慢慢地自己也具备了一些艺术行业的实战经验。这些经历慢慢地使自己与艺术行业靠拢。不过,这个过程中,创业的想法并没有萌生。

经历三:机会来了  东方卫视真人秀

2018 年 5 月,与东方卫视合作的设计公司无同院设计事务所通过朋友找到了我。无同院得知我在欧洲的艺术领域比较积极与活跃,有意邀请我参与他们的家居环境改造节目《美好生活家》。帮助他们负责5 月份播出的那期的节目的艺术配置,于是,凭着一些艺术的素养与经验,我给他们出了一套解决方案。同时竞争的还有一些别的方案,最终节目组采纳了我的方案,录用了跟我合作的插画艺术家陈雅伦的数字插画作品。

从这个项目开始,创立品牌的想法慢慢萌生,品牌也是第一次以Top Drawer的名称所呈现。与东方卫视真人秀合作的机会是孕育品牌的温床 。

经历四:来自中国服装行业市场的呼唤  艺术家联名系列

2018 年 10 月英伦风格品牌 Acupuncture 通过朋友找到我,他们计划在2019 年推出一个别有用心意的Capsule Collection,通过与欧洲当代艺术家联名的形式。 Top Drawer 品牌为其提供了艺术咨询服务。Top Drawer 为该品牌选送了心仪的欧洲艺术家,并联合 Acupuncture 品牌策划 了其 2019 年秋冬艺术家联名系列。 艺术家联名系列是品牌初步成熟运作的里程碑的项目。

经历五:在国内策展

以个人名义有了一些在伦敦的参与策展经历,在品牌推入国内之际,Top Drawer 国际画廊于2019 年 1 月 联合华夏银行、COLINK Global Networking以及无同院设计事务所在上海黄浦区寰图举办了 名为 Selective Art Exhibition 的艺术展。此次展览的作品为法国、英国和中国的 4 名当代艺术家的最新作品,为国内外的艺术爱好者与藏家提供了沉浸式的当代艺术之旅。 这是品牌第一次以Top Drawer的名义在国内策展,展示了品牌的自己的策展能力,并有了参与并活跃于当代艺术圈的姿态。

结论:

上海财经大学学报(2015)把艺术品市场划分为四类:艺术消费、艺术收藏、艺术投资型、类金融市场。品牌Top Drawer看准了消费市场的契机,TEFAF (2017)报道指出,中国在艺术消费方面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与英国。随着经济的稳定增长,中国正在从制造业大国转型为消费大国。 中国消费者正在享受生活方式的升级,这就需要来自国内和国际市场的更高质量的产品。 根据有关艺术品年报2014的数据,2014年中国传统字画占艺术市场交易总价值的95.5%,现当代类别仅占4.5%。过去的20年,70后是消费主力军,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,80后90后成为了消费主力军,而更年轻的消费者会更青睐现当代风格的艺术作品,如波普艺术、街头艺术、拼贴艺术等。我看到了艺术消费市场的机遇,觉得这一块市场竞争没有饱和,可以展开双臂去尝试一把,去为消费者提供具有高审美价值的当代艺术装饰作品。

调研的机遇,加上前期市场的不错反应,以及一些艺术方面的经历,使得Top Drawer品牌顺其自然层层推进。Top Drawer品牌的存在得益于这个时代。由于数字化的普及,让信息搜集变得更加容易,平台整合资源的效率得以提高;数字化的普及让信息变得可复制、易于传播,创业门槛由此大大降低。Top Drawer听着时代创业浪潮的呼唤将会把经历续写下去 – 既随心所欲地在计划之外,又合情合理地在意料之中。把品牌做出的特有的风格及标签,为国内消费者的消费升级及精神享受做出自己的贡献。这个过程中,我很享受其中,做得很开心。


Chloe